徽州建筑,多少美麗?多少遺憾?(下)
來(lái)源: 黃山市徽州天成工貿有限公司    時(shí)間: 2020-12-15  瀏覽次數:1285  
時(shí)間: 2020-12-15  瀏覽次數:1285  

(前續請看“徽州建筑,多少美麗?多少遺憾?(上)”)

03 一村一族

不過(guò),當移民不斷增加,民居連成村落,眾多的人口與稀缺的土地資源,讓房屋與房屋之間的關(guān)系,變得更為窘迫。有的街巷,甚至只留“一線(xiàn)天”,木質(zhì)的建筑如若著(zhù)火,難免殃及一片。

(“一線(xiàn)天”古巷,攝影師@李文博)


于是,人們將外墻抬升,高過(guò)建筑的屋頂,用以阻隔火勢蔓延,是為封火墻。其墻體沿著(zhù)人字形的屋檐,層層跌落、上覆瓦檐,形象類(lèi)似馬頭,因而也被稱(chēng)為:“馬頭墻”。

根據一幢民居中軸線(xiàn)上的,建筑的數目和層高,每家每戶(hù)的馬頭墻還會(huì )呈現出,不盡相同的節奏和韻律。

(千變萬(wàn)化的馬頭墻,注:房屋中軸線(xiàn)上的一個(gè)建筑空間即為一進(jìn),制圖@王申雯/星球研究所)


在馬頭墻的加持下,家家戶(hù)戶(hù)沿著(zhù),高低錯落的地形連成村莊,營(yíng)造出了一種整體的和諧,而維系這一切的便是宗族禮法。

由于移民們舉族遷居,以親緣為凝聚力,用于宗族活動(dòng)的祠堂,便成為村落建設的重中之重,家家戶(hù)戶(hù)都以祠堂為核心排布。
祠堂影響下的宏村布局,村落的核心是總祠,最早的住宅在其兩側建造,形成居住片區,之后族群壯大產(chǎn)生分支,建造分祠,房屋又以分祠為核心排布,所以,村落的結構與宗族派系相吻合,攝影師@方建飛,制圖@王申雯&鞏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在用地緊張的村落中,祠堂前極為“奢侈”地,擁有廣場(chǎng)空地,并且門(mén)面雕飾精美,用于全村的慶典集會(huì )。如績(jì)溪的胡氏宗祠,其造型為五重屋頂對稱(chēng)排布,每一重都飛檐翹角,如同鳥(niǎo)翼,人稱(chēng)五鳳樓。

(五鳳樓,攝影師@堂少)

村落中眾多的祠堂也有所分別,合族公認的祠堂為總祠,宗族繁衍便會(huì )分生出支祠,此外每家每戶(hù)還會(huì )設置家祠,無(wú)數的祠堂維系著(zhù),一個(gè)龐大的宗族社會(huì )。在宗族禮法的約束下,每棟房屋的朝向、外貌都基本一致,即便富甲一方也不例外,如此才造就了,整個(gè)村莊的井然有序。

(徽州村落的整體和諧,攝影師@李文博)


這些世家大族不僅極為團結,還重視家族教育、文風(fēng)傳承,形成了“儒風(fēng)獨茂”的文化底蘊。明代以50戶(hù)人家為一社,在全徽州境內廣開(kāi)社學(xué),共計462所,這還不包括數以百計的私塾、書(shū)院,正所謂:“處處樓臺藏野色,家家燈火讀書(shū)聲”(趙師秀的《徽州》)

(攝影師@清溪)

飽讀詩(shī)書(shū)的人們,常常在村落中的,亭臺樓榭、池館廊橋,相互切磋、興辦文會(huì )。這些建筑,也深受文人情趣的影響,如婺源的彩虹橋之名,取自李白的詩(shī)句,“兩水夾明鏡,雙橋落彩虹”

(彩虹橋,文人喜歡聚會(huì )、賦詩(shī)的場(chǎng)所,圖片源自@VCG)

在這種氛圍的熏陶下,加之程朱理學(xué)的傳播,徽州涌現出一批理學(xué)人才,逐漸形成了新安理學(xué),這一思想流派。在理學(xué)中視淡泊為真,徽州的建筑也滌蕩五彩,讓黑與白,這兩種無(wú)色之色,演繹出徽州獨特的水墨美學(xué)。

學(xué)而優(yōu)則仕,在科舉史上,明代進(jìn)士452位,居全國第13位,清代進(jìn)士684人,居全國第4位。“父子進(jìn)士”“兄弟翰林”,在這里俯拾皆是。一座座旌表功德,宣明教化的牌坊,因此拔地而起。

(上文數據源自《徽州古村落》,下圖為棠樾牌坊群,其中一座為乾隆題寫(xiě)的“慈孝天下無(wú)雙里,錦繡江南第一鄉”牌坊,攝影師@王昆遠)


其中的許國石坊,是為紀念官拜一品的許國,而建設的牌坊,堪稱(chēng)徽州牌坊之翹楚。其四面圍合,上面所題寫(xiě)的“大學(xué)士”等字樣,出自明代書(shū)畫(huà)大家董其昌的手筆。

(許國石坊,攝影師@吳宗寶)

在眾多有識之士的苦心經(jīng)營(yíng)下,徽州古村落進(jìn)入了鼎盛時(shí)期,如西遞,擁有13座牌坊、34座祠堂,99條街巷、600幢民居,號稱(chēng)“三千煙灶九千丁”。

如呈坎,被朱熹贊譽(yù)為“呈坎雙賢里,江南第一村”,這座名臣輩出的古村落,專(zhuān)門(mén)建造一座寶綸閣,用以珍藏歷代皇帝賜予的詔書(shū)。

祠堂、牌坊、書(shū)院、民居,等村落組成要素一一出現,而當整個(gè)村落置身于廣闊的自然之中,徽州建筑才擁有了根與魂。


04 一山一水一徽州

徽州多山,來(lái)自南方的暖濕氣流,被大山阻擋化作降雨,水流在山間的洼地匯聚,形成山水相伴的格局,人們依附自然也善用自然,村落的基址一般選在枕山環(huán)水之處

(枕山環(huán)水,攝影師@趙高翔)

枕山,可以阻擋冬日的寒流,讓富含水汽的南風(fēng),在此停留降雨,調節村莊的小氣候。

環(huán)水,活水流經(jīng)村落,既保證生活飲用所需,也便于養殖水禽、魚(yú)蝦,以及灌溉農田。

(村莊與油菜花田,攝影師@小蝸牛)

而山與水也是入詩(shī)入畫(huà)的景物,人們在流水出入村莊之處,涵養樹(shù)木、修建亭榭,形成古代罕見(jiàn)的公共園林,即水口園林。

相比于私家園林的假山細流,徽州的水口園林,便是欣賞真山真水。

(黟縣,從村落后山向外遙望,便是重重大山和湖水,攝影師@李瓊)

如唐模,遠處的黃山余脈隱約可見(jiàn),自東向西而來(lái)的檀干溪

將唐模村一分為二,而流水進(jìn)入村莊的水口處,點(diǎn)綴有亭、坊、館、榭,以及上百年的古樹(shù)

是為檀干園,在這里,自然不知從何處停止,建筑不知從何處開(kāi)始,自然與建筑完美交融

正所謂,山深人不覺(jué),全村同在畫(huà)中居。

(上文出自晚清詩(shī)人許承堯所撰寫(xiě)的楹聯(lián),唐模的水口園林,攝影師@堂少)

到河流從水口進(jìn)入村落,唐模主要的街道伴水而生,是為水街,人們還在臨水的一側

修建座椅、美人靠,建筑本身與水中倒影,一實(shí)一虛、相映成趣。

(唐模水街上的風(fēng)雨長(cháng)廊,攝影師@堂少)

若河流沒(méi)有流經(jīng)村落,人們便修建引水渠,即水圳,以引水入村。

如宏村,人們開(kāi)鑿貫穿村落的水圳,當地特有的石材黟縣青,用以鋪飾其表面,在水流的浸潤下,歷時(shí)愈久愈顯韻味。

(宏村的水圳和老街,攝影師@堂少)

水圳的入水口、出水口等,關(guān)鍵之處還修有堨[è]壩,以及南湖、月沼等人工湖,豐水期的堨壩攔截入村之水,避免洪澇,枯水期則攔截出村之水,并以人工湖蓄水,避免斷流。

(請橫屏觀(guān)看,月沼,攝影師@小虎牙)

從入水口到出水處,天然存在約4米的高差,河水流經(jīng)全村只需約35分鐘,可保證流水不腐,在通有自來(lái)水的今天,水圳依然是村民日常用水的首選,不僅如此,日常用水中的米渣、菜葉,還隨水圳流入南湖、喂魚(yú)肥藕,富含營(yíng)養的魚(yú)糞、荷葉,流入耕地、壯苗豐田

(請橫屏觀(guān)看,村中的水圳最終匯入南湖,流入農田,攝影師@方托馬斯)

以人養魚(yú)、以魚(yú)養田、以田養人,這種良性循環(huán)系統,推動(dòng)村莊不斷壯大,誠如宏村宗譜上所寫(xiě):煙火千家,棟宇鱗次,森然一大都會(huì )矣!

水圳沿途的人家,還以此改善居住的小環(huán)境,引水入宅,形成水院水園。

(宏村水院分布與水系的關(guān)系,攝影師@方建飛,制圖@王申雯&鞏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或一方魚(yú)池,或幾竿修竹,即使在有限的院落內,也能展現出無(wú)限的生機,九曲十彎的水圳,很大程度上決定了街道的走向,而街巷影響著(zhù)房屋的布局與形態(tài),水在村中、村在山中,山形水勢造就了,每個(gè)村莊獨一無(wú)二的肌理,每個(gè)建筑獨一無(wú)二的面貌。一個(gè)個(gè)村莊,就像遺落在,山水之間的明珠,與自然共存、與天地同在,5000多座村落,共同構成了一府六縣的,古徽州

(部分古村落在徽州的分布示意圖,制圖@鞏向杰&王申雯/星球研究所)

然而,清朝末年的動(dòng)蕩,讓一切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,近現代的城鎮化,又導致大量人口涌入城市,人去樓空,無(wú)人打理的老宅,任由時(shí)光摧殘、湮滅,原先五千多座古村落,現在保存較為完好的只有近百個(gè),而后,西遞、宏村,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(chǎn),徽州建筑,受到了各界的追捧,政府開(kāi)始嘗試將部分古村落,開(kāi)發(fā)為旅游區,慕名而來(lái)者絡(luò )繹不絕

(徽州古城,攝影師@堂少)

與此同時(shí),徽州建筑也被競相收購,倒買(mǎi)倒賣(mài)之風(fēng)愈演愈烈,在原住村民們眼中,自家一文不值的破窗扇、破木梁,能夠換取幾百元、幾千元甚至上萬(wàn)元,比種地、打工來(lái)錢(qián)更多更快,何樂(lè )而不為? 

大量的徽州建筑,被拆賣(mài)得七零八落、殘缺不全,還有很多完整售賣(mài)的徽宅,或因觀(guān)賞、或因收藏,而散布世界各地。

拍賣(mài),只是徽州建筑命運的一個(gè)縮影,甚至在2013年,安徽明令禁止徽州建筑遷往省外之后,仍有地方政府公開(kāi)拍賣(mài),當地的徽州宗祠構件,并在公眾關(guān)注后被叫停,居民流失、高額利誘,文物保護意識淡薄······

這一條條、一件件,都是徽州建筑流離失所的幕后推手,那些悄然而逝的徽州建筑,那些流落他鄉的徽州建筑,究竟魂歸何處?

當我們在徽山徽水間遇見(jiàn)粉墻黛瓦,當成百上千幢徽州建筑映入眼簾,我們才會(huì )愕然記起,它從來(lái)都應該屬于這片山河,屬于這里故人的鄉愁

 

創(chuàng )作團隊    

撰稿:李張子薇

圖片:謝禹涵

地圖:鞏向杰

設計:王申雯

審校:擼書(shū)貓

封面攝影師:清溪

 

【參考文獻】

[1] 朱永春. 徽州建筑[M]. 安徽人民出版社, 2005.

[2] 段進(jìn)等. 世界文化遺產(chǎn)宏村古村落空間解析[M]. 東南大學(xué)出版社, 2009.

[3] 單德啟. 安徽民居[M]. 中國建筑工業(yè)出版社, 2010.

[4] 李傳璽. 徽州古村落[M]. 安徽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出版社, 2015.

CopyRight ? 2019 黃山市徽州天成工貿有限公司   皖I(lǐng)CP備13015201號-3   皖公網(wǎng)安備 34100402000219號   技術(shù)支持: